新闻是有分量的

“进了书院老气横秋,这不是传统教育的目的” 一场“诗词地理游学”试验

2018-07-05 15:51栏目:观点

(本文首发于2017年3月2日《南方周末》)

2017年2月,央视的“中国诗词大会”火了,一个迷你版的“中国诗词大会”,将在2017年3月1日开赛。

二十余人,单人朗诵、两两PK、组别对抗、决战飞花令、导师点评……活动由微信公众号“宝宝念诗”发起,这是一次定制服务,“订单”来自上海浦东新区曹路镇政府。

2016年下半年,“宝宝念诗”创办人韩可胜感到传统文化服务市场开始“升温”,基层政府和社区纷纷主动寻找和采购“国学订制课程”。曹路镇政府党委委员汤乃慧说,该镇2017年新增的文化发展扶持基金达到200万元。

2017年2月24日,在上海浦东首届公共文化产品服务采购大会上,韩可胜创立的上海江东书院(负责运营“宝宝念诗”)签署了15项合作协议,总金额突破1000万元,成为接获采购订单最多的民营文化机构。这其中,每个机构的诉求又有差别,产品需要量身定做。

到古典诗词的策源地去!

“中小学诗词教育缺什么?缺情境、缺情怀。课堂诵读没有画面,学生没有代入感。”韩可胜表示,中国的古典诗词画面感极强,如果只是在课堂上干巴巴地诵读,美感遮蔽,效果适得其反。

毕业于华东师大中文系,拥有理学博士学位的韩可胜很少在家里教女儿古诗词。“都是非居家状态,公园、野外、社区、旅途,边走边诵。比如李白的《望庐山瀑布》,我们是在浙西大峡谷旅游时学的,有峡谷就可能有瀑布。”

也没有固定教材,甚至经典的《唐诗300首》也不用,基本按照一年四季的时令选择篇目,日积月累,他的女儿学会了七百多首诗词。

这些教给女儿的诗词,成为“宝宝念诗”的底本。“宝宝念诗”自2013年12月上线起,目前已经推送原创诗词鉴赏文章一千多篇。

“到现场,到古典诗词的策源地去!”2016年8月,在多次小规模试点的基础上,“宝宝读诗”开发的“中国诗词地理游学”项目正式上线,韩可胜带着招募的三十多名孩子和家长直奔他的家乡安徽宣城。

“跟着李白游徽州”,第一站敬亭山:“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第二站谢胱楼:“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第三站桃花潭:“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第四站秋浦,“炉火照天地,红星乱紫烟”。点朱砂、敬茶礼、做陶艺、背诗歌,孩子们又学又玩,不亦乐乎。

“跟着诗词走一圈,中国就不是一个空洞的名词。”有家长说。

“活泼泼的一个人进了书院,出来就老气横秋、死气沉沉,只会摇头晃脑背经书,这一定不是传统教育希望达到的目的。”对于眼下不少流于形式的“传统”,北京大学教授朱良志认为,热衷于外在的仪式化,充斥着混乱的符号和畸形的价值观念,反倒是离真正的传统精神越来越远。

“离开了课桌,死记硬背的折磨不见了,闭门造车的痛苦消失了。”韩可胜说,现场作的诗歌谈不上有多好,甚至格律也不严谨,可是活泼泼的生气令人欣喜。

“跟着节气念诗词”成为贯穿“宝宝念诗”推送的主线,这来自韩可胜早年引导女儿学诗积累的经验。中国农历传统的二十四节气,可挖掘的内容相当可观,与时令契合,可以整合天文、地理、历史、人物等各种知识和典故,以及书法、古画、古典音乐等多种传播元素。

2016年12月,中国“二十四节气”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韩可胜开始众筹出版《跟着节气念诗词》,包括企业、学校和个人订户已经超过2000套。

“不板着面孔说教。”上海高级语文老师、金杨中学校长邢春说,“宝宝念诗”善于“借势叙事”。比如2016年春晚播放了歌曲《六尺巷》,当期推送的诗歌是清代张英的《无题》,“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代出六尺巷故里安徽桐城清代宰相张廷玉的故事。

“诗词游学放大了传统旅游的意义。”长期在学校主讲《论语》的邢春校长为公立学校无法涉足感到惋惜,“出于政策限制和安全,目前公立学校尚不具备组织线下游学的条件。”

中学生知道什么是山中寡妇?

“宝宝念诗”的创办带有强烈的个人色彩,诗词推送的背后关联着成长与教育。

2014年,韩可胜正在读高二的女儿被美国一所大学提前录取。

就读于上海著名的高中“四大金刚”华东师大二附中,中考大战竞争惨烈,名副其实的千里挑一,更何况被美国大学提前录取,求学之路看上去一帆风顺。

现实其实挺残酷,甚至有点幽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