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那些流亡中的前领导人

2018-07-05 15:44栏目:观点

目前,托莱多滞留美国不归,秘鲁政府开出了10万索尔(约合人民币20万元)的悬赏,搜集有关托莱多藏身之地的信息,并上报国际刑警组织,将托莱多列在了红色通缉令名单之上。(东方IC/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3月9日《南方周末》)

无论是哪一种形式的流亡,都不仅仅是有家不能回那么简单,在它的背后,国内政治的缠斗和国际政治的角力,影影绰绰,忽隐忽现。

自2014年开始的巴西反腐败风暴,近期已经延烧到周边国家,酿成席卷南美大陆的政治危机,各国政要无不人心惶惶。继2016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阿根廷前情报局长古斯塔沃·阿里瓦斯、巴拿马前总统马丁内利之后,秘鲁前总统托莱多是最新涉案的一位。

目前,托莱多滞留美国不归,秘鲁政府开出了10万索尔(约合人民币20万元)的悬赏,搜集有关托莱多藏身之地的信息,并上报国际刑警组织,将托莱多列在了通缉令名单之上。无疑,现年70岁的托莱多已经走上了流亡之路。

而对很多政治人物来说,流亡的经历其实并不罕见。二战时,戴高乐就曾经流亡伦敦,领导法国抵抗运动。伊朗巴列维国王在1979年被霍梅尼领导的伊斯兰革命推翻后,曾经流亡埃及。泰国前总理他信在2006年被政变推翻后流亡阿联酋的迪拜。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被“阿拉伯之春”推翻后流亡沙特。如果说这些流亡有相当的悲壮或不得已的成分的话,那么因为涉嫌贪腐畏惧制裁而滞留他国不归,则是流亡之中最为不堪的一种情形。而托莱多甚至不是秘鲁唯一有过流亡经历的总统,该国的政治生态由此可见一斑。

显然,无论是哪一种形式的流亡,都不仅仅是有家不能回那么简单,在它的背后,国内政治的缠斗和国际政治的角力,影影绰绰,忽隐忽现。

托莱多 卷入巴西史上最大腐败案

他被认为是一个有国际人脉,与多国政客、投资者关系密切的政治家,谁也没想到,他利用这种关系首先充实了自己的腰包。

不知道托莱多2014年3月在干什么,不过3年后的今天,他一定对这个时间刻骨铭心,因为他今天的命运,在那个时间段就注定了。

2014年3月,巴西媒体曝光了巴西石油公司的系列丑闻:高层集体腐败,在工程外包中虚抬报价,收受贿赂;政界人士向该公司推荐承包商从中收取好处费;有执政联盟内的大党参与其中,以收受贿赂的方式为本党秘密筹措政治资金。此案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美元,被称作“巴西史上最大腐败案”。巴西司法机关因此展开了名为“洗车行动”的调查,陆续有上百名企业家、政治家被羁押,总统罗塞夫因为曾经担任巴西石油公司董事会主席,被认为应该承担失察的责任,以此为导火索,罗塞夫最终被弹劾下台。

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巴西奥德布雷希特建筑公司的贿赂丑闻被揭发出来。奥德布雷希特建筑公司是拉美最大的建筑企业,该集团在全球超过20个国家拥有项目,公司44%的收入和70%的建筑合同来自海外,年平均收入超过1000亿雷亚尔(约合2000亿元人民币)。

2016年12月,奥德布雷希特公司及其下属石化企业巴西化学公司在美国一家联邦法院认罪,承认在12个国家以行贿手段获得工程合同,贿金总额将近8亿美元,其中包括向秘鲁官员行贿的2900万美元,牵涉其中的官员横跨托莱多政府(2001年至2006年)、加西亚政府(2006年至2011年)和乌马拉政府(2011年至2016年),而秘鲁现任总统库琴斯基曾在这几届政府里出任总理或财政部长,同样脱不了嫌疑。

2017年2月9日,秘鲁检察院以“洗钱和贩卖影响力”的罪名对托莱多正式提起诉讼。两天后,秘鲁最高法院宣布对托莱多实施为期18个月的“预防性羁押”。而托莱多此时正远在法国巴黎,自称是去参加经合组织(OECD)的活动。一天后,秘鲁政府称有可靠信息显示托莱多已从巴黎飞抵美国旧金山,并可能前往以色列避难,因为托莱多的妻子有着秘鲁-以色列双重国籍。

秘鲁政府为此采取预防措施,先与以色列取得联系,对方保证不会让托莱多入境。再打电话给美国总统特朗普,请求对方考虑驱逐涉嫌贪腐的托莱多。不过美方表示,在没有见到更充分证据前,不会逮捕托莱多。目前,秘鲁官员正在将针对托莱多调查的文件送给美方,提供美方所要求的“充分证据”。由于秘鲁和以色列都不能去,托莱多只有滞留在美国,走上了一段或长或短的流亡之路。